GAY:我们聚会都在夜总会

2019-04-30 09:31:55    zl001

  在城市暧昧的夜色里,有一个边缘群落,他们是男人,但他们只爱男人。他们在英文里被称做GAY,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小优就是这个圈子中的一员,白天和夜晚,他变换着正常与非正常的性别,他的朋友和家人并不知道这一切,因为至今他都没有勇气讲出真实的自己。

  对小优的采访是通过电话进行的,我们先后通过三次电话,我一直试图说服他能以反串扮相出镜,但小优不同意。我仍不甘心,希望他可以信任我,至少能跟我面对面地聊一聊,但小优在征求了他圈儿里那些朋友的意见后,还是拒绝了我的要求。

  刚开始采访小优时,我很注意自己的措辞,怕自己无意中给他造成伤害。然而,他却不停地安慰我,让我有什么好奇的,想知道的尽管问。他说他最渴望的就是,大家不再用异样的眼光看他,看GAY,看他们的圈子,希望他的生活同样沐浴阳光,和我们一样。

  任玲: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跟别的男孩不一样的?

  小优:很小的时候。我在男孩里长得应该算是漂亮的,瘦瘦高高皮肤很白,一般男孩都喜欢鼓捣个枪炮,我却一点没兴趣,反而跟女孩很要好。到了青春期,男孩追女孩,我却偷偷地喜欢上了男孩。

  任玲:从来都没交过女朋友?父母不会怀疑吗?

  小优:曾经有过一个女孩,不知道她算不算我女朋友。她是我的同学,很漂亮,家境也好,我们俩站在一起算是门当户对的一对金童玉女。她常来我家找我玩,但我只把她当好朋友,我父母都挺喜欢她的,为了父母我曾尝试着接受她,可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还是不行,我不想害了她,就找个借口跟她分手了。

  任玲:她同意吗?

  小优:起初她还为这事找过我父母,希望父母能劝劝我,我知道她是真心对我好,可我清楚自己的状况,我态度挺坚决的,慢慢的她也就死心了,为这事我父母还挺不理解的,但真的没办法,不是GAY,很难理解我们的感受。

  任玲:生活里不是GAY的朋友多吗?

  小优:也有,但都交往不深。我们是很难与正常人相处的。我们只有在圈子里才觉得最安全、最放松。

  任玲:那是怎样的一个圈子?

  小优:几乎都是GAY。大家可以在圈子里是最轻松快乐的,但到了外面就会觉得压抑。

  任玲:这样的圈子你是怎么找到的?

  小优:如果是一个GAY,天生就会去寻找自己的同类。因为知道自己和正常人不一样,所以总是很孤独。我就想,难道这世界上就我一个这样的人吗?但主要的途径还是通过网络。

  任玲:圈子里的人都是怎么相处的? 12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