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服务生的生存状态:大半年几乎没见过太阳

2019-04-24 09:45:00    zl001

KTV氤氲中的农村服务生

在兰州,KTV消费日趋成熟,引领着娱乐行业的新理念。但外界的人并不知道,穿梭在其中的年轻服务生,有六七成来自农村,他们同样是进城的打工一族,却经历着别样的生存体验:那种初始的无所适从,心灵里无法承受的撞击,灰暗诱惑里的挣扎,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慢慢被改变……

前不久的一个下午,黄晓军

正式离开了兰州市的一家歌厅。他在体育公园附近给在餐饮店打工的媳妇打了个电话:“小菊,我辞掉歌厅的工作了,以后你晚上下班我就可以接你啦!”小黄的心情格外舒畅。

他穿着干净的藏青色西服行走在宽阔的马路上,他的表情、气质,包括走路的样子,你看不出这是一个来自庆阳农村的年轻人。

黄晓军今年25岁,已经在兰州的多家娱乐场所干了好几个年头:服务生、吧台主管、大堂经理,他一路走来。

3天后的一个早上,我们相约时,电话里的小黄说,他正在找工作,心里闷得慌,“很愿意聊聊”。

小黄和妻子在滨河路租住着一间小房子,这些日子天气逐渐暖和,房子里没有生火炉,蜂窝煤整齐地堆放在墙角。房间背着阳光,阴森森的,我们在床沿上坐了一会感觉有些冷,索性上床坐到被窝里,“热乎着哩,插着电褥子!”小黄没有了刚才的局促,说话也流利起来。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小黄,以前对娱乐场所的印象仅停留在电视或影片里的那些画面中。2002年初,20岁的小黄经一个朋友介绍到一家歌厅上班。那个夜晚,小黄第一次沿着歌厅的楼梯拾级而上,楼道墙壁上美女浅笑娇媚的大幅图片,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让他不可思议的是,所有的房门紧闭,气氛神秘。“我当时感觉害怕,甚至有种恐惧的心理,好像不安全!”朋友拉着他的手说,这是KTV包厢,不是以前的那种卡拉OK。小黄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鲜的名词。

带他的是一名老服务生,师父在KTV包厢里面为顾客点歌,他站在外面,从门缝里偷看师父操作,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他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万花筒般的世界,新鲜、刺激、时尚……

老服务生嘴上常挂着一句“肢体语言要得体”,初中毕业的小黄怯生生地问,“肢体语言是什么?”老服务生带着他看门口的迎宾小姐带领客人的每个细节动作。小黄明白过来了,笑着对老服务生说:“你就说怎么做动作不就成了,这个名词怪怪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12 3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