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吧网

葡萄园的最高格局——独占园

作者:婷婷张 · 发布时间:2019-10-09 14:20:15

摘要: 在风土至上的勃艮第产区,独占园的概念显得尤为重要,那么究竟何为独占园,它们的背后都有哪些精彩故事呢?

ABSTRACT: In Burgundy region where terrior is the paramount factor of wine making, Monopole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Then what exactly is Monopole? What are the wonderful stories behind them?

在风土至上的法国勃艮第,葡萄园就是一切。2017年10月底,拉图城堡(Chateau Latour)庄主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控股的阿尔特弥斯酒业集团(Artemis Group)以超高价收购了莫雷-圣丹尼村(Morey-Saint-Denis)大德园(Clos de Tart),创下年度勃艮第顶级葡萄园买卖的最高记录。这片被收购的葡萄园,是一座独占园(Monopole)。

独占园指某个法定命名的地块(在勃艮第称为Climat 或者Lieu-dit)或者AOC(Appellation dOrigine Controlee)产区完全归属于一个生产者所有,并且该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具有独一性。在勃艮第要想拥有一块风土绝佳的葡萄园并非易事,要想拥有一座独占园更是难上加难。

19世纪初时,拿破仑法典(Code Napoleon)的继承法这样规定:公民的遗产将由子女平分,包括城堡与葡萄园。在勃艮第,这种做法使得每经历一代人,葡萄园就分属多人拥有,所有权越来越分散。这些平分的土地有的几经易手,早已不属于原有的家族,大浪淘沙后得以留存的独占园往往风土条件卓绝,也极富传奇色彩。本篇文章带您了解这些站上酒界神坛的独占园背后的精彩。

1. 罗曼尼·康帝(Romanee-Conti)特级园(Grand Cru)

即便站在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前,人们仍会认为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它标志性的十字架仿佛有朝圣地般的光芒,令无数酒客朝朝向往。而康帝的葡萄园则是酒庄传奇的依托,即使在众神集聚的勃艮第,地位也难以撼动。

罗曼尼·康帝园位于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ee)村,总面积1.8公顷,历史可追溯至16世纪甚至更早。1512年,康帝园还是一块名为“Cru de Clos”的未经修整过的土地。在荒芜了72年后,1584年,这块土地以葡萄园的面貌重现,并开始栽种黑皮诺(Pinot Noir),随后便开始了频繁易主的“流浪生涯”。1631年,“Cru de Clos”更名为“La Romanee”,此时其租赁价格已成倍上涨,光环初显。1760年,康帝园终于迎来自己的主人——路易斯·弗朗索瓦·德波旁(Louis Francois de Bourbon),即康帝亲王(Prince de Conti)。新主人随后于1764年为葡萄园重新命名,称之“Romanee-Conti”。

图片来源:www.m.romanee-conti.fr

至此,大家都认为康帝园的故事已告一段落。可法国大革命打破了这片宁静,1793年,康帝园被收归国有,并于次年进行拍卖。辗转几十年,康帝园历史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勃艮第酒商雅克·玛利·迪沃·布洛谢(Jacques Marie Duvault Blochet)于1869年以26万法郎的价格将康帝酒庄收入囊中,其中就包含了这块“颠沛流离”的葡萄园。布洛谢去世后,酒庄被一分为二,传给了他的两个女儿。历经几代传承,康帝园一直为罗曼尼·康帝酒庄所有,而酒庄则由侯奇(Roch)家族和维兰(Villaine)家族共同经营管理。

时至今日,罗曼尼·康帝园出产的酒款频频现身全球最贵葡萄酒排行榜,并一次次成为葡萄酒界的拍卖之王,普通市场已难觅其踪影。无论从风土亦或其他层面而言,罗曼尼·康帝园早已站上金字塔之巅,成为了最传奇的葡萄园之一。

2. 拉罗曼尼(La Romanee)特级园

与罗曼尼·康帝园名称十分相似的独占园当属拉罗曼尼园,该园为里贝伯爵酒庄(Domaine du Comte Liger-Belair)的特级独占园,是法国最小的AOC产区,毗邻众多知名葡萄园。

标黄部分为拉罗曼尼园(图片来源:www.liger-belair.fr)

拉罗曼尼园占地0.8公顷,面积仅是罗曼尼·康帝园的一半。但与康帝园相比,拉罗曼尼园的坡度更高,土壤结构也更为复杂。具体来说这座葡萄园黏土含量较低,上层覆盖着些许黑色石灰土,下层则夹杂着不少鱼卵状的石灰石,这种土壤类型与罗曼尼·康帝园的细砂黏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目前,拉罗曼尼园的葡萄酒年产量为2,800升,约等于3,700瓶葡萄酒。

据记载,拉罗曼尼园最初被分为6个地块,合并之路历经诸多风霜雨雪,当中离不开利泽-贝雷(Liger-Belair)家族奠基人路易斯·利泽-贝雷(Louis Liger-Belair)的一路相随。18世纪时,路易斯通过联姻获得了拉罗曼尼园其中的一个地块,在当时,这块地仍被称为“Aux Echanges”。随后的12年里,路易斯不断购买其他几个地块并将其合并,并前往第戎(Dijon)对“La Romanee”这个名称进行注册,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拉罗曼尼园终于成为了利泽-贝雷家族的独占园。

拉罗曼尼园出产的黑皮诺葡萄酒馥郁迷人,充盈着紫罗兰、玫瑰和茉莉花的芬芳气息,口感深邃,包含特级园应有的果味浓郁度和成熟度。

3. 大德(Clos de Tart)特级园

大德园坐落于莫雷-圣丹尼村,该村共有20座一级园(Premier Cru)和5座特级园,平均质量非常高,大德园是为数不多的特级独占园。该园位于莫雷-圣丹尼村的南部,朝向为南,占地7.53公顷,由一条长约1.2公里的石墙围成。这里的土石非常多变,主要为泥灰质石灰岩结构。在葡萄园内的不同位置,泥土中石灰质的含量和质地也均有不同。在葡萄种植方面,大德园仅培育黑皮诺,葡萄树平均树龄为55年,最早的一批种于1918年。此外,南北垂直走向的种植使大德园可以很好地迎接朝阳与夕阳的温和日照,而避免过多正午时分的烈日暴晒,为葡萄在酷暑时节的生长提供了良好环境。

从1932年开始,大德园一直由莫门森(Mommessin)家族所有,直到2017年10月底,拉图城堡庄主弗朗索瓦·皮诺控股的阿尔特弥斯酒业集团以超高价(据业内人士估计,售价超2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0亿元)收购了大德园,一时在葡萄酒界激起千层浪。

大德园出品的葡萄酒独具一格,风格优雅,口感柔顺多汁,结构严谨而不突兀。整体风格稍显含蓄,与此同时又不失大气,在勃艮第独树一帜。这也恰恰契合了大德园在世人心目中的印象——神秘、传奇而严谨的实力派。

4. 露卓(Clos des Ruchottes)特级园

露卓园坐落于热夫雷-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村的卢索-香贝丹特级园(Ruchottes-Chambertin Grand Cru)内,是该特级园的一部分,隶属阿曼·卢梭父子酒庄(Domaine Armand Rousseau Pere et Fils)。许多人的葡萄酒字典中可能不曾出现过该酒庄的名字,但有心人总能发现,这座藏在岁月积淀与斑驳矮墙后的酒庄是多么的低调而惊艳。

酒庄葡萄园区分布(图片来源:Domaine Armand Rousseau)

1910至1978年间,阿曼·卢梭父子酒庄先后在热夫雷-香贝丹村和莫雷-圣丹尼村购入了十余块葡萄园,其中露卓园于1978年购入,是酒庄仅有的独占园。该园占地1.06公顷,约为卢索-香贝丹特级园面积的三分之一,园内仅种植黑皮诺,出产的酒款以结构坚实、风格强劲著称。名酒拍卖会上,阿曼·卢梭父子酒庄酒款的拍售价常常能够比肩罗曼尼·康帝酒庄,这并非依靠华而不实的营销策略或传奇故事,而是酒中爆发出的无穷潜力。

5. 慕歇尔(Clos de la Mouchere)一级园

红葡萄酒独占园如此之多,数量较为稀少的白葡萄酒独占园也值得一提。在大多数勃艮第白葡萄酒粉心中,普里尼-蒙哈榭(Puligny-Montrachet)产区是符号般的存在,而拥有一块普里尼-蒙哈榭的葡萄园可谓“酒生赢家”,布瓦洛酒庄(Domaine Henri Boillot)便是其中一员。

布瓦洛酒庄的慕歇尔园白葡萄酒(图片来源:www.henri-boillot.com)

布瓦洛酒庄的独占园——慕歇尔园占地4公顷,土壤以石灰质黏土为主,园内仅种植白葡萄品种霞多丽(Chardonnay),种植密度为每公顷10,000株,树龄达79年,酒庄的一级园葡萄酒皆产自该园。由于酒庄出产的酒款色泽晶莹透亮,风味繁复,风格纯净,连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都曾高调赞扬“布瓦洛酒庄是勃艮第最好的白葡萄酒酒庄之一”。

拥有独占园的酒庄在外界看来风光无限,然而其背后的建设历史却不为人知,这些发展史往往更为酒庄所珍视。若有机会开启一瓶独占园出品的佳酿,不妨用心嗅一嗅这片土地的芬芳,望一望酒标上的古老字符,感受其因何而杰出。(文/Teresa)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中国酒吧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官网“http://d-22.cn”,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文章推荐:

葡萄园的最高格局——独占园

解密纳帕谷赤霞珠

酒界传奇:布鲁诺·嘉科萨

玻玛村:勃艮第的优雅硬汉